5197. com 2

【寻找师院好人】高晓路:用行动还原善良的本心

“老师,我们宿舍有人晕倒了!”9月12日晚,正在熟睡中的郑州科技学院艺术学院辅导员张倩倩老师突然接到学生打来的电话。在嘱咐学生不要随意移动突发疾病的同学后,她立即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初秋的夜已透着凉意,张倩倩来不及拿件外套,就迅速冲向学生宿舍,并在途中和学生家长取得了联系。

暖春四月,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里,机械工程学院学生刘林像往常一样,认真地听着老师的讲课,与同学开心地讨论着习题。

齐齐的短发落落大方,眉眼带着的点点笑意让人感觉异常温暖,初见高晓路,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热情、亲切。  就是这么一位普普通通的女孩,因为一次热心施救被学校通报表扬,她的事迹在校园里逐渐传播开来,为【新闻中心讯】

赶到宿舍后,张倩倩发现晕倒的学生面色蜡黄,呼吸困难。她立即用左手托住学生的颈部,抬高学生下颌以使其保持呼吸通畅。与此同时,艺术学院的其他几位辅导员也及时赶到现场,维持现场秩序,将围观学生迅速疏散,保证了室内空气流通。20分钟后,当救护车来到主教学楼前时,左新雨同学的状况已经有了改善,辅导员们将她抬上救护车,并陪同她到医院做进一步检查。经过医院的紧急救治,学生现已无大碍。

然而,就在前两天,一次因旧疾突发引起的意外让他至今还心有余悸。短短30分钟,由于学校师生的默契配合,迅速送医救治,他才得以迅速脱离险情。

5197. com 1

5197. com 2

危急时刻,当机立断

  齐齐的短发落落大方,眉眼带着的点点笑意让人感觉异常温暖,初见高晓路,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热情、亲切。

5197. com,4月23日晚,天空淫雨霏霏,大风伴着春寒。近几天摇摆不定的温度使刘林的扁桃体发炎,感到身体不适,但他还是坚持去教室自习。

  就是这么一位普普通通的女孩,因为一次热心施救被学校通报表扬,她的事迹在校园里逐渐传播开来,为阜师院的师生们所称道赞扬,然而作为主人公的她,却微笑着说:“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

晚7:20,在3号楼的洗手间上完厕所,刘林正准备回教室继续学习,突然,麻木感席卷全身,大脑一片模糊,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刘林昏倒在地,额头和下巴处被磕破,血流不止。

冷静施救,“尽我最大的努力”

电气工程学院电175的夏侯皓当晚在3号楼312上晚自习,他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倒在血泊中的刘林。“厕所里有同学昏倒了!”听到夏侯皓的喊声,几名同学紧跟着冲出了教室,意识到晕倒的同学伤势严重,大家迅速展开分工。夏侯皓、刘洋负责照顾伤者;张皓辰、胡越二人负责寻找老师;叶成意负责拨打120;张光耀、王乃松等人则前往校门口等候120救护车。

  2015年12月20日下午2时许,计算机与信息工程学院一名女生在西湖校区学生浴池洗澡过程中因身体不适突然晕倒,当时包括高晓路在场的许多同学见状立刻上前帮忙,“一开始大家都以为她是滑倒,就上前将她原地扶起,但是不到一分钟,她又晕倒了,于是大家就扶她在旁边的椅子上躺下。”高晓路回忆着当时的情况,依然印象深刻,“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一旁有同学端了盆水,我就用自己的毛巾帮她擦脸希望让她清醒清醒,但是并没有什么好转。”几分钟后,晕倒的女生依然神志不清,高晓路意识到如果不及时抢救,该女生的情况可能会愈加严峻,于是她果断拨打了120电话求救,向医生汇报了具体情况,并且在医生的嘱咐下掐女生的人中,实施简单的救援。

“磕得满头都是血。”这是闻讯赶来的计科院老师何海棠到达现场后最先看到的一幕,随后,她立即联系了计科院党总支书记杨益彬并通知了保卫处。

  待医生赶到后,高晓路陪同救护车前往医院。她发现女生的羽绒服里只携带一张校园卡,于是第一时间打电话向自己的辅导员刘静老师报告,通过校园卡上的信息迅速联系到该女生辅导员和学院领导。到达医院后,在医生的检查和治疗下,该女生逐渐苏醒并好转。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何海棠对着伤者大声喊道。“当时,学生的意识很模糊了,说话也很困难。”何海棠回忆当时的场景。在场的救援人员只能通过伤者的只言片语以及随身物品判断出他是机械工程学院的学生。

  和许多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的同学一样,在救援过程中,高晓路也很害怕,她告诉记者:“其实我当时也想过最坏的结果,挺害怕的,但是我在心里坚信,如果我尽最大的努力去帮助她,她就一定会醒过来!”

协同配合,争分夺秒

素不相识,体贴照顾

晚上7:25,保卫处值班室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

  面对一位素不相识的同学,高晓路给予了格外温暖的帮助。因为匆忙陪同前往医院,高晓路身上只有两元钱,她想到病人清醒过来可能想喝水,就细心地询问该女生渴不渴,并跑到小摊上买了一瓶矿泉水,体贴地要了一根吸管,把冷水倒去一半加了热水递给她喝。当女生的辅导员和室友赶到医院后,她才放心准备离开,却发现自己没钱坐公交回学校,只得不好意思地向女生的室友借了一元钱。

“3号楼有学生晕倒了!”一接起电话,保卫处张青国就听到处长吴如高焦急的声音。他火速集中巡逻人员赶往现场,并第一时间联系上机械工程学院党总支副书记金翼。

  事发当日距离高晓路考研仅剩下几天的时间,回到学校的她从浴室取回自己的东西后就立即到教室里自习,投入紧张的备考之中。一直到了晚上,她才仔细回想白天经历的事情,高兴地告诉室友:“我今天好像做了一回好事!”后来,她通过短信或QQ与那位晕倒的女生聊天,热心地询问她的身体状况,并且建议她平时要注意锻炼。

7:40,救护车到达学校。7:50,救护车驶出学校,由学工系统当晚的值班的建筑工程学院辅导员吕峰陪同刘林一起前往瑞慈医院。

“这份荣誉,属于大家”

急诊室里,医生正仔细地为刘林清洗、缝合伤口。期间,学工处处长贲智勤、金翼、何兴新以及机械学院16级辅导员拜文萍,电气工程学院辅导员杨奇,班长团支部书记等都先后来到了医院,在急诊室外焦急地等待着。

  高晓路冷静施救热心照料同学的善举赢得了师生的广泛肯定,校学生处对她热心救人的事迹进行了通报表扬。然而对于大家的赞誉,高晓路始终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平凡的小事,只是自己碰巧遇上了而已,换了谁都会这么做。如果有人遇到困难,她会尽自己的努力给予帮助。

“孩子是因为身体疾病发作才摔倒的。”医生解释道,由于发病突然,并伴随意识丧失,患者会陷入十分危险的境地,好在这次送医及时,才没有造成更多伤害。”听着医生的叙述,在场老师同学们终于松了口气。

  面对采访,高晓路总是强调:“这不是我一个人的荣誉。”她至今都清楚地记得,当时有许多同学在旁边帮忙,有位特别热心的同学帮晕倒的女生掐人中,还有两位同学在医生没有赶到之前匆忙跑去校医务室请校医,然而因为大家仅有一面之缘,事后都不知道对方的姓名。高晓路真诚地说:“整体大于个人,我相信如果只有我一个,我一定会手足无措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感谢当时在场帮忙的每一位同学,这份荣誉,一定是属于大家的。”

与医生及家长进行了充分沟通后,在场人员一致决定留院观察一晚。学工处严军英联系了医院,将刘林安排进了观察室;为了更加妥善照顾,金翼嘱咐机161班团支书留下陪护。经过一晚的观察,刘林的身体已无大碍,于24日早晨和陪护同学一同回到了学校。

  高晓路的铺导员刘静说:“现在我们常常讨论看到有人跌倒了究竟扶不扶这个问题,我认为如果是我们的学生遇到这种情况,不会考虑这么多,只会按照自己的本能去救助。”刘静老师坚定地认为:“大学生的本性都是非常善良的,在现实生活中有不少助人为乐的例子,我相信在师院里也有很多很多像高晓路一样的同学。看到别人有困难就伸出援手,这是每一位大学生都会做也应该做的。”

点滴善举,大爱涌现

  校学生处处长檀竹茂表示,在素不相识的同学出现危急状况后,高晓路同学主动热心救助、正确有效应对,充分体现了善良、爱心、责任、担当的优秀品质,传递出向善、向上的正能量,是我校大学生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一个典范。为此,学校决定对高晓路同学予以通报表扬,希望广大师生以高晓路同学为榜样,弘扬“厚德、博学、自胜、勤行”的校训精神,发扬乐于做好事、勇于做好事、善于做好事的高尚风格,为建设美好、和谐的校园做出应有贡献。

当晚,远在河南的家长听到孩子出事的消息后十分慌乱,“我们真恨不得立刻飞到小孩身边。”不过,当了解到处理过程及结果,尤其是第二天一早得知孩子平安出院的消息后,他们宽慰了不少。“真的很感谢你们,把孩子交给学校,我们很放心!”电话那头,家长感激道。师生的倾力相助与细致的关爱也令刘林十分感动,“老师与同学们的帮助,让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就像是一束阳光正巧撒在心间上,高晓路的善举温暖着师院里的每一个人,她用行动还原了当代大学生善良的本心,向我们传递着友爱、向善的正能量。如果让爱心和奉献成为全校师生的一种习惯,我们的校园将会更加和谐美好!(大学生通讯社
李书阅)

爱心与帮助还在不断延续。事发第二天,班主任张华丽就带着水果、牛奶来到了刘林宿舍,详细询问他的身体状况。在得知刘林五一假期会留校,张华丽嘱托他的室友:“你们五一留下来的同学要多关心刘林啊。”
“学生出院后,我们丝毫没有松懈,在各方面都给予了更加细致的关注。”金翼说道,为了保证刘林的学业,他特意联系了相关授课老师,之后会对刘林进行一对一补习。

如同刘林,校园内也有部分学生患有特殊疾病。据了解,我校对患有特殊疾病的学生加强了日常防护。针对不同学生的需求,学校还提供包括改造宿舍,配备冷藏药品冰箱等服务,以方便他们的校园生活。

“这次事件的处置检验了学校应急处理机制的运行情况,反映了大学工大服务的成效,更是体现一人有困难师生齐帮助的浓浓爱心。”学工处处长贲智勤说,“协同配合紧急救援的背后,是学校大爱精神的体现。在通大,这样的善行义举常常发生,身穿红马甲的‘莫文隋’志愿者随处可见。经过20余年的传承,‘莫文隋’精神已成为学校独特的文化基因,熔铸到每个通大人的血液中。”

(校报学生记者 纪清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