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社科网

11月3日15时,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贯彻落实五中全会精神和编制“十三五”规划纲要情况发布会。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下午3时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徐绍史介绍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编制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记者:刚才徐主任提到五中全会特别提出加快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的目标。现行统计指标中,城镇化率有两种统计方式,一种是常住人口的城镇化率,一种是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去年二者相差19个百分点,有观点认为这和2.5亿农民工有关。请问五中全会提出加快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的目标应该如何理解?未来将出台哪些具体措施实现这一目标?
徐绍史:谢谢这位记者朋友。城镇化一直是发展中大国的一个重大的、现实的课题。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是新型城镇化的核心目标,我们已经发布了新型城镇化规划。我们也觉得城镇化是稳增长、调结构的一个黄金结合点,但是城镇化最重要的问题还是人的城镇化。正像你刚才所说,2014年我们国家城镇常住人口7.49亿,城镇化率54.77%,这是指常住人口的城镇化率。它包括了在城镇居住6个月以上的2.5亿左右农民工,以及随这些农民工迁徙的家属。如果扣除这2.5亿人,城镇户籍人口实际上只有5亿左右,占总人口的比例是36.3%,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就是36.3%。新型城镇化规划提出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5%,这需要每年城镇化率提高一个多百分点,大概有一千多万人。所以就面临这么一个问题,地从哪儿来?钱从哪儿来?人往哪儿去?
现在正在采取的措施有几条:一是拓宽入户通道,让有意愿、有能力的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落户。去年国务院印发了户籍制度改革意见,到现在已经有25个省出台了户籍制度改革方案,我们要求到年底每个省都必须出台方案。农业转移人口有了城镇户籍之后,就要享受城镇的公共服务。我理解这个公共服务最核心有“五件事”,就业、住房、医疗、社保、教育。有了这五个方面的公共服务,农业转移人口就可以在城市待下去。第二个措施,我们要加快“三挂钩”机制,调动城市政府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的积极性。“三挂钩”就是财政转移支付与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城镇建设用新增指标与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挂钩、中央基建投资安排与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通过这三个挂钩,鼓励城镇政府吸收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落户。当然各地还有一些很好的做法,我们正在总结,争取在面上推广。我想强调,城镇化实际上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带动新农村的建设,进一步改善农村的生产生活条件。

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今日介绍,已经有25个省(区、市)出台了户籍制度改革方案,国家要求到年底每个省(区、市)都必须出台方案。

面对彭博新闻社记者对中国未来五年经济增速的疑问,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的回答透着冷静与自信:“我们确实面临着下行压力,但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我们确定了在‘十三五’期间依然要保持中高速增长的目标。当然,速度并不是我们唯一关心的。”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徐绍史介绍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编制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作为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对《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的解读勾勒出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总体思路,在质量导向、民生导向和问题导向中蕴含着发展理念的深刻转变。“中国仍然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战略机遇期。”徐绍史强调。

浙江社科网。徐绍史指出,城镇化一直是发展中大国的一个重大的、现实的课题。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是新型城镇化的核心目标,中国已经发布新型城镇化规划。城镇化是稳增长、调结构的一个黄金结合点。

质量导向:全面小康内涵有“五个扩展”

2014年中国城镇常住人口7.49亿,城镇化率54.77%,这是指常住人口的城镇化率。这包括了在城镇居住6个月以上的2.5亿左右农民工,以及随这些农民工迁徙的家属。如果扣除这2.5亿人,城镇户籍人口实际上只有5亿左右,占总人口的比例是36.3%,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就是36.3%。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际上有两个大前提:一是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的“五位一体”;一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四个全面”。徐绍史透露,按照“五位一体”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要求,这次《建议》又提出了五个方面的目标要求。一是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二是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普遍提高;三是国民素质和社会文明程度显著提高;四是生态环境质量总体改善;五是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

新型城镇化规划提出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5%,这需要每年城镇化率提高一个多百分点,大概有一千多万人。

可以看出,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目标,不仅要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收入翻番的既定目标,而且还必须建立在提高发展平衡性、包容性、可持续性的基础上,充分体现新常态下必须更加注重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

5197. com,徐绍史指出,中国通过拓宽入户通道,让有意愿、有能力的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落户。已经有25个省(区、市)出台了户籍制度改革方案,国家要求到年底每个省(区、市)都必须出台方案。

从GDP的总量来看,中国经济体量占全球13%,美国大概占22%,加起来是30%多。从每年经济增量看,中国占全球经济增量的30%多,美国还是占22%。中美两大经济体的经济增速广受关注。悲观的看法预测中国经济可能“硬着陆”,比较乐观的看法认为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还可以达到8%。而在徐绍史看来,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

同时,徐绍史介绍,中国将加快三挂钩机制,调动城市政府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的积极性。

徐绍史进一步分析了“两个翻番”与经济增速的关系——从GDP总量来说,2010年大约为40.15万亿元,翻一番就要达到80.3万亿元。2010年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是19109元,农民人均纯收入为5919元,要实现这个翻一番没有一定的经济增速是做不到的,“所以我们确定了在‘十三五’期间依然要保持中高速增长的目标”。

他介绍,三挂钩就是财政转移支付与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城镇建设用新增指标与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挂钩、中央基建投资安排与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通过这三个挂钩,鼓励城镇政府吸收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落户。

民生导向: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要“三个挂钩”

“城镇化一直是发展中大国的一个重大的、现实的课题。”徐绍史说,“提高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是新型城镇化的核心目标。”

在徐绍史看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有了新的目标要求,一个重要特点是贴近百姓。把增进人民的福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建议》提出了户籍人口城镇化率加快提高、公共服务体系更加健全、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水平稳步提高、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基本建成等目标要求。“这些都是人民群众最关心,也是各级党委和政府需要做的实事。”徐绍史说。

在他看来,城镇化是稳增长、调结构的一个黄金结合点,而城镇化最重要的问题是人的城镇化。2014年我国城镇常住人口7.49亿,城镇化率54.77%。“这其中包括了在城镇居住6个月以上的2.5亿左右农民工以及随这些农民工迁徙的家属。如果扣除这2.5亿人,我国城镇户籍人口实际上只有5亿左右,占总人口的比例是36.3%,这个数字也就是户籍人口的城镇化率。”

按照《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到2020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户籍人口城镇化率达到45%。“这需要每年城镇化率提高一个多百分点,大概涉及1000多万人。”徐绍史说。那么,地从哪儿来?钱从哪儿来?人往哪儿去?

在徐绍史看来,未来将采取两个重点措施:一是拓宽入户通道,让有意愿、有能力的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落户。去年国务院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目前已有25个省出台了户籍制度改革方案。农业转移人口有了城镇户籍之后,就要享受城镇的公共服务,最核心的有“五件事”——就业、住房、医疗、社保、教育,“有了这五个方面的公共服务,农业转移人口就可以在城市待下去”。二是加快“三挂钩”机制,调动城市政府吸纳农业转移人口落户的积极性。“三挂钩”就是财政转移支付与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城镇建设用新增指标与农业转移人口落户数挂钩、中央基建投资安排与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此外,城镇化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带动新农村的建设,进一步改善农村的生产生活条件。

问题导向:破解结构性难题将更重“三个协调”

当前,我们在协调发展方面存在三个比较突出的问题:一是城乡二元结构和城市内部二元结构的矛盾依然比较突出;二是区域发展不平衡,东中西部、东北区域间不平衡;三是社会文明程度和国民素质与经济社会发展的水平还不匹配。所以“十三五”期间要更重视“三个协调”,推动区域协同、城乡一体协同、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发展。在协调发展中拓宽发展的空间,在加强薄弱领域中增强发展的后劲。

在徐绍史看来,从缩小收入差距到贫困人口脱贫目标,从减少污染物排放到完善社会保障体制,《建议》高度重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难点和短板问题。

针对7017万贫困人口问题,徐绍史指出,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个短板,也是一个最突出的难题。我们正在研究怎样通过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使贫困人口同步进入小康社会。一是加大精准扶贫力度。通过发展生产脱贫一批,初步匡算有3000万人。二是易地搬迁脱贫一批,大体有1000万人。三是转移就业一批,通过提高贫困人口的教育程度为他们找到工作岗位,涉及1000万人左右。四是需要用社会保障的办法兜底将近2000万人。“我们将加强扶贫开发投入,加强贫困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扶贫开发的工作机制。相信随着这些措施的落实,到2020年能够实现7000多万的贫困人口脱贫,摘掉将近600个贫困县的帽子。”徐绍史充满信心地说。

针对各界高度关注的中国经济走势,徐绍史的回答体现了问题导向和辩证思维:一是外生性问题,世界经济的缓慢增长给我们带来影响;二是周期性问题;三是长期积累的结构性矛盾。但同时也要看到,中国在“十三五”期间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是有条件的。从全球来看,和平发展依然是时代的主题,这一点没有改变。“下一轮经济复苏和增长取决于技术革新和产业革命,这正好和中国创新驱动形成了历史性的交汇。”徐绍史指出,只要抓住这个机会窗口,就会有更大的战略空间。中国区域发展空间非常广阔,新型城镇化孕育着巨大市场需求,而且创新驱动的作用日益增强。我们有13亿人口、9亿劳动力、7000多万市场主体,中国经济具有巨大发展潜力、韧性和回旋余地。“所以,我们有决心,也有条件保持中高速增长,使中国经济迈上中高端水平。”徐绍史强调。

记者:冯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