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辩证统一性

马克思曾经说过,“‘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共同利益是国际合作、国际交往发生、发展的客观基础和最主要的动力,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写好“共同利益”的篇章,厚植利益因子,形成共同意愿,达成合作共识,齐心协力同行,实现互惠共赢。

习近平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共同体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国际关系思想的理论创新,蕴含着丰富的辩证统一性。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从国家利益协调、人与自然关系、权责平衡、原则规范、价值理念五个向度,科学回答了当今世界向何处去的时代之问,是推进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根本遵循。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植根于源远流长的中华传统文化,来源于对人类社会发展和当代国际秩序的清醒认识,既是对世界各国发出的倡议,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美好希冀,必将进一步推动国际关系的民主化、法治化和合理化发展。

习近平同志在一系列国际场合提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倡议,向国际社会提供了一份思考人类发展的“中国方略”,成为引领中国对外发展的一面重要旗帜。中国也正在为这一构想的实施做出许多富有成效的努力。如何让这一思想落地生根、开花结果更是一个值得探究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

人类命运共同体;习近平外交思想;中国外交

人类命运;共同体;周边国家;命运共同体;实践

利益交融:顺应发展逻辑

习近平主席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超越了中国传统外交思想和传统国际关系理论,蕴含着丰富的中国智慧,包含多重辩证统一关系。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植根于源远流长的中华传统文化,来源于对人类社会发展和当代国际秩序的清醒认识,既是对世界各国发出的倡议,也是对人类社会的美好希冀,必将进一步推动国际关系的民主化、法治化和合理化发展。

人类社会天然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国家是利益协调的产物,由国家组成的国际体系也上演着类似国家内部的斗争情景。由于每一个国家行为主体都具有明确的疆土边界、独立的国家政权、特定的国家利益,都要求把国家利益作为最高原则,并在国际交往中追求国家利益的最大化和自身的绝对安全。历史和现实都表明,当每一个国家行为体都基于同样的初衷而矢志不渝地向着自己设定的最优化目标迈进时,国际社会就可能会呈现出矛盾、冲突、较量甚至战争的行为。在残酷的斗争中,人类社会也逐渐认识到,片面地追求个性、过度膨胀自我利益而将他国视为客体、征服和攫取的对象,并不是人类的最优选择,人类社会是天然的利益共同体,个体必须学会妥协、包容并选择恰当的方式,与他国共生共存共谋发展。习近平同志提出的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与人类社会发展的这一内在要求相一致、相契合,是当前国际社会交往和世界和谐发展的正确方向。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辩证统一性。国家利益与人类共同利益的辩证统一

深化区域合作,以负责任大国形象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共同利益积蓄起融合世界的巨大力量。早在1848年,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就讲道,“由于开拓了世界市场,使一切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成为世界性的了……旧的、靠本国产品来满足的需要,被新的、要靠极其遥远的国家和地带的产品来满足的需要所代替了。过去那种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状态,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来和各方面的互相依赖所代替了。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这是160多年前先哲洞察到的经济全球性化兴起时具有的巨大融合动能。时代发展到今天,信息、交通更加便利,经济全球化、市场化具有更大的能量,以致国不分大小强弱、地不分东西南北,统统卷入到全球化的大潮之中。习近平同志紧紧把握这一时代脉搏和发展趋势,与时俱进地指出,“当今世界,相互联系、相互依存是大潮流。随着商品、资金、信息、人才的高度流动,无论近邻还是远交,无论大国还是小国,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正日益形成利益交融、安危与共的利益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鉴于此,提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顺应了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符合历史发展的内在逻辑,是人类迈向新发展的合理路径。

共同利益是国家间交往合作的基础。在当今世界,主权国家依然是国际政治的主要行为体,国家利益是国家对外交往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维护国家利益仍是主权国家的合法权利。随着全球化发展,各种全球性问题挑战亦日益凸显,在应对共同威胁和挑战时,各国具有越来越多的共同利益。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在国事访问中多次强调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性,如在坦桑尼亚访问时表示“中非人民结下了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的兄弟情谊”,“中非从来都是命运共同体,共同的历史遭遇、共同的发展任务、共同的战略利益把我们紧紧联系在一起”等,还在出访东盟、阿盟和拉丁美洲等时分别提出了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中阿命运共同体和中拉命运共同体等构想。加强区域合作是新时期中国对外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要促进与各区域的政策沟通,推进与这些区域的贸易畅通和设施联通,加强贸易投资、通商往来的自由化和便利化建设,增进中国与区域内国家的民心相通。

共同挑战和外部性威胁使人类社会命运与共。当前人类社会面临着日益增多的全球性问题,以军事威胁为代表的传统安全威胁不但迄今阴魂不散,而且以“9·11”恐怖袭击为标志的非传统安全威胁愈演愈烈,恐怖主义肆虐、生态环境恶化、毒品走私以及跨国犯罪等问题层出不穷。非传统安全问题突出的特点是跨国性,其所带来的危害扩散性表明,国与国之间一荣未必俱荣,但一损俱损却是不争的客观事实。一幕幕血腥的事实提醒我们,求解人类的安全困境绝非一国所能应对。“一棵树挡不住寒风”,人类社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抱团取暖,更加注重国与国之间的合作。

习近平主席倡导、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摒弃了狭隘的民族主义,是对国家主义的创新性超越,对国家主权观念的继承性创新,蕴含着维护国家利益与人类共同利益的辩证统一。要构建人类利益共同体,国际社会应积极平衡协调各方利益,在谋求自身利益的同时兼顾他国利益乃至全人类共同利益;在维护自身安全的同时与地区国家安全融合起来,不以牺牲别国安全谋求自身所谓绝对安全;在促进自身发展的同时积极带动其他各国共同发展。

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形势下,各国联系愈加紧密,大国之间具有很多利益共同点和交汇点。在多元共生的国际社会里处理大国关系,包容共进是最佳选择。中国不与任何大国或国家集团结盟,不以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为准绳处理国家关系;提倡国家之间构建对话不对抗、结伴不结盟的伙伴关系;在国际关系上不能只讲本国利益,而要践行正确义利观。大国要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管控矛盾分歧,努力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新型关系,要秉持和平、主权、普惠、共治原则,开拓合作新疆域等。这些都为处理大国关系,进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了指引。

合作共赢:激发各方热情

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辩证统一

5197. com,一国的国家实力同其国际责任相辅相成。伴随中国国家实力的增强,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期待越来越高,同时中国的“责任意识”和“责任需求”也不断提升。中国积极参与区域多边合作、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正是中国为世界提供公共产品、践行国际社会负责任大国的重要表现之一。在国际体系建设中,中国需要更加清楚自身的角色,不仅是参与者,更有必要作为组织者与贡献者,积极承担大国责任,加强自身对地区机制的塑造和影响力度,推动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和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秩序,推动建立一些有针对性的对话与合作机制,提升中国的话语权与发言权。

共同利益是共同体生命之源。早在我国西汉时期,史学家司马迁就在《史记·货殖列传》中指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千年之后,马克思秉持历史唯物主义,深刻地指出,“人们奋斗所争取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纵观近代以来人类自觉不自觉地形成的大小不同、区域不一的各类政治、经济、文化甚至军事等各类共同体,它们之所以能诞生并发展,就在于人们认识到彼此之间无法割舍的共同利益;这些共同体之所以能展现出生机和活力,是因为共同利益在各方的精心呵护和共同培育下都得到了增长和扩展。共同利益孕育着“一个行为体的行为因适应另外行为体的行为而进行调整”的合作可能,是命运共同体获得生命和生机的客观基础和强大动力。因此,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进程中,习近平同志在多个场合、多次用“利益共同体”指明中国和其他国家、地区之间的关系,强调厚植共同体各方利益的互惠原则。在实践中,中国秉持共同利益观,以利益共谋共享,打造利益共同体。

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不仅涉及政治、经济、安全、文化等领域,也包含生态领域。人类命运共同体亦是“生态共同体”,人与自然的“生态共同体”不仅关系中华民族发展大计,还关乎全球生态安全,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基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必须遵循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辩证统一。

让命运共同体理念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

恪守合作共赢的发展理念。按照唯物史观,合作共赢首先体现在经济领域。恩格斯认为,“每一个社会的经济关系首先是作为利益表现出来”,促成国家与国家之间走向合作的只能从人们生产物质生活资料的基本方式以及在这一过程中起决定作用的经济利益中去寻找。西方发达国家最初发起全球化运动,是为本国过剩的产品寻找新的市场、为过剩资本寻找更高利润。但是,这种以牺牲他国、片面追求自我满足的狭隘的利益观已被实践证明不仅是不合理、不人道,而且也是不可持续、不会长久的。今天,能否激发起世界各国对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热情与向往、使人们最大程度地投身到这一建设进程中来,仍然取决于这些国家对参与这一进程获益情况的预期。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要以合作共赢为基本原则,锻造出超越单个国家利益的世界整体利益,让世界各国感受到参与其中的巨大好处与效益,进而凝聚起携手建设命运共同体的共识与行动,“一带一路”倡议和实践就是建设命运共同体主张的切实行动。当然,合作共赢的理念,不仅适用于经济领域,而且也同样广泛适用于政治、安全、文化等领域。

习近平主席关于生态环境保护与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论述,蕴含着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辩证统一,不仅是中国国家治理战略的重要组成,也是全球治理中国方案的绿色亮点,指出了建设人类生态共同体的必由之路。

“任何大国崛起,都需要一个可资依赖的周边依托带。”中国快速发展成果惠及周边国家,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事业也应始于周边国家,应该让周边国家搭乘中国发展的快车,实现共同发展。中国与周边国家存在大量相似文化、价值和理念,具有构建命运共同体的良好基础。中国要在周边国家“编织更加紧密的共同利益网络”,“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实现多元共生、包容共进”。同时,为降低外部波动给亚洲地区带来的消极影响,亚洲国家必须加强内部整合,促进区域内部沟通协调,提升整体经济发展的质量和全球竞争力。

坚持互利互惠的建设导向。国际关系研究表明,各民族国家因相互依赖造就了共同利益,萌发了彼此进行合作的初始意向,但真实的合作并不会因此而实现,只有当行为体基于共同利益而相应地调整自身的政策时,合作才能产生。国际关系理论研究者罗伯特·基欧汉认为,当一国政府遵从的政策被另外国家的政府视为能够促进它们自己目标时,政府间的合作就会发生。因此,各国能否实行恰当真实、互利互惠的政策,将成为决定共同体落地生根的关键。中国在坚持互利互惠方面发挥了表率作用。2015年9月28日,习近平同志在第七十届联大发表的重要讲话中提出,“大家一起发展才是真发展”“要秉承开放精神,推进互帮互助、互惠互利”。作为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具体体现的“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其出发点和目标都基于共同利益的建设,任何不带偏见的人都会对此做出正面向好的积极评价。

全球治理话语权与大国责任担当的辩证统一

将我国的政策制定与周边国家进行对接。如将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与斯里兰卡“马欣达愿景”、土库曼斯坦“强盛幸福时代”、哈萨克斯坦“光明之路”、蒙古“草原之路”对接,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印尼提出的“海洋强国”和“海上高速公路”对接,通过寻求共识,达成合作,挖掘周边国家合作与人类命运共同体持续繁荣的新动力。在当前形势下,我国应与周边国家一道,建立反映共同需要和深化区域整合的关键战略,加强顶层设计,寻找新的增长点和培育新的竞争优势。在经济、文化交流、政策对接等不同层面,形成立体多元的支持力量,使命运共同体的建设即使在不利的国际环境下,也能保持内在的生命力。

增信释疑:推动共同行动

随着国际力量对比发生深刻变化,全球性挑战日益凸显和多样化,全球治理赤字问题亟待解决,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增强全球治理的公正性和有效性成为国际社会广泛共识。目前,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实现群体性崛起,世界多极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势头难以逆转,以西方国家为主导的全球治理体系出现变革迹象,但争夺全球治理和国际规则制定主导权的较量十分激烈。全球治理话语权及其分配虽随着国际力量对比变化而调整,但由于权力与责任一体两面,全球治理话语权的行使也意味着相应的全球治理责任的担当。因此,全球治理的基本原则应是治理话语权与治理责任的辩证统一,各国的权力行使和责任担当应随着国际力量对比变化而作相应调整。

经济上的相互依赖可以作为中国与周边国家“命运共同体”的突破口,亦能在很大程度上牵制中国与周边国家领土权益纷争,为中国和周边国家谋求共同发展罩上安全网。中国也充分认识到了这点,目前,中国在经济领域充分加强了对周边互通互联的建设推进:致力于将巴基斯坦“打造成为中国同周边国家构建命运共同体的典范”;使越南“不仅仅是山水相连的友好邻邦,更是利益相融、目标相同的命运共同体”;与老挝“携手打造牢不可破的中老命运共同体”;与柬埔寨“继续做高度互信的好朋友、肝胆相照的好伙伴、休戚相关的命运共同体”等,并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建设中印缅孟经济走廊、中蒙俄经济走廊、中巴经济走廊等。

厚植共同利益,消除合作疑虑与障碍。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为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指明了方向、描绘了蓝图。但这个蓝图的展开和绘就,也面临着相当复杂的境况,其间会受到相对获益多少、相互依赖强弱、沟通顺畅与否、互利互惠程度、国家实力对比、参与主体数目及共同体制度建设等多重因素的左右和制约。人类谋求合作的历史表明,共同利益并不会轻易转化为共同合作的行动。因此,共同利益的谋求、共同体的构建尤其需要真诚合作、同舟共济。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我们必须从各国关心的利益需求入手,增信释疑、排除障碍、凝聚共识、齐心协力、共谋发展。

作为负责任大国,中国在维护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全球发展繁荣方面肩负重任。随着自身实力增长和国际地位提升,中国积极全面参与以联合国多边外交为主要平台的全球经济、安全、环境治理,坚决履行应尽的国际义务和国际责任,践行了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中全球治理话语权与大国责任担当的辩证统一。

在与周边国家建立“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文化相互交融是协调区域各国的基础。近些年中国与周边地区在电影、流行音乐、电视剧等方面的交流深入发展,让各国能够通过这些媒介更形象地快速了解一个国家的文化与历史。如何利用更为鲜明并行之有效的文化传播媒介在周边地区实现真正的跨越式交融,是媒体人以及学界需要共同思考的问题。

厚植共同利益,化解旧秩序的惯性掣肘。倡导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其核心是各国平等、相互尊重与合作共赢,其本质是要重塑和谐发展的国际秩序。然而,国际关系的现实是,旧秩序格局下的帝国野心、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冷战思维和新时期产生的军事冒险主义、新干涉主义、民族仇外情绪以及经贸关系中的保护主义、孤立主义根深蒂固、错综复杂,针对第三方与排他性的集团结盟还有相当市场,文明冲突与歧视屡见不鲜,你死我活的零和博弈、霸道强权的冷战思维,仍极力把持着国际秩序主导权。要化解旧秩序对新秩序的抵触、阻碍甚至扼杀的企图,有效的办法在于通过贸易、投资、合作、开放等增强共同利益,让因循守旧、传统保守者看到零和博弈甚至利益严重受损的后果,切实感受到携手共进带来的实惠,从而自觉投身于建设命运共同体的实践。

维护国际法基本原则与完善国际规范规则的辩证统一

五大发展理念引领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厚植共同利益,提升合作的积极主动性。在存在共同利益的国际社会中,由于实力的不均衡、相互依赖的不对称,国家获利大小并非对等。因此,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习近平同志反复强调一定要秉承公平正义的理念,奉行互利互惠的原则,追求合作共赢的结果,在关注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建立更加平等均衡的新型伙伴关系,同舟共济,权责共担。这正是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愿景的初衷,也是中国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行动内涵。

中国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要对现有国际秩序推倒重来,搞颠覆性替代,而是在维护国际法基本原则基础上,对现行国际规范中不公正、不合理甚至违背时代进步潮流、无法回应时代新需求的部分加以改进和补充,其核心是各国平等相待、相互尊重与合作共赢,其本质是重塑和谐发展的国际秩序。

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五大发展理念是我国为破解发展难题、厚植发展优势、激活发展动力而制定的重大发展方略,虽然是针对中国现阶段发展状况提出,但与世界面临的各种问题的应对理念高度契合,对于中国参与全球治理亦提供了指导思想和价值意义。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蕴含着维护国际法基本原则与完善国际规范规则的辩证统一,既遵循现有国际法基本原则,又引领时代进步潮流,有利于促进国际秩序公正合理化。一方面,习近平主席反复强调,坚决维护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核心的国际秩序,捍卫世界和平与稳定,促进人类共同发展与繁荣。另一方面,
习近平主席强调“引导国际社会共同塑造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新秩序”。他主张通过补充、完善现行国际规范规则,推动现行国际秩序向更加公正合理化方向发展,多次在国际场合表示中国愿与各国一道,促进国际秩序更趋公正合理化,推动建设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第一,创新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第一动力。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提出,必将引发理论、制度、文化、技术等各领域创新,也将是一场终结西方“元叙事”,建立“中国话语权”的变革。通过打破西方价值体系垄断,使不同的制度、文化、文明互鉴共存,推进全球秩序和国际规则的创新发展。

中国价值理念与人类共同价值观的辩证统一

第二,协调就是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实现辩证发展、系统发展、整体发展。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又是第二大经济体,既与新兴市场国家有着相似的改善民生的诉求,又面临与发达国家相似的转型升级的困境。由此,中国在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中,既要坚持维护发展中国家的整体利益,努力提升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治理结构中的发言权和话语权,又要积极寻找共性话题,增进与发达国家的协调沟通。

为推动构建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习近平从中华“和合”文化中汲取丰富智慧,把马克思的“自由人联合体”思想与当今国际发展大势相结合,创造性地提出了可供各国共享的价值理念,其所包含的“和平、发展、和谐、共生、亲诚、信义、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合作、共赢”等价值理念具有鲜明中国特色,与联合国倡导的“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等人类共同价值追求高度契合。饱含东方智慧、体现世间至道的中国“和合”价值理念与人类共同价值观相辅相成,实际上已成为人类共同价值观的重要智慧之源。作为中国价值理念时代化的集中体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包含的“民主、自由、平等、公正”与人类共同价值观在终极意义上是一致的,中国的和平发展理念与人类共同追求也高度一致。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伟业中,人类共同价值观的培育离不开中国价值理念的弘扬与融入。

第三,坚持绿色低碳,建设一个清洁美丽的世界。构筑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各国共处一个世界。”建设生态文明关乎人类未来,国际社会应该携手同行,共谋全球生态文明建设之路。各国只有相互尊重、平等相待,才能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在空间格局、产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以及价值理念、制度体制等方面坚持绿色发展,需要中国和世界休戚与共,携手前行,共迎挑战。

结语

第四,开放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应然选择。只有深度融入世界经济,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才能实现经济全球化再平衡和世界共同繁荣发展,最终解决发展内外联动问题。为此,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开放发展”的理念,指出“必须顺应我国经济深度融入世界经济的趋势,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和公共产品供给,提高我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构建广泛的利益共同体”。

人类利益共同体、生态共同体、责任共同体、规范共同体、价值共同体构成有机完整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彼此相互依存、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从利益协调、人与自然的关系、权责平衡、原则规范、价值理念等向度,科学回答了当今高度互相依存又纷乱不安、充满机遇和挑战的世界应向何处去的时代之问,这不仅是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根本遵循,对其他国家的外交同样具有指导和借鉴意义。

第五,共享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灵魂。坚持共享发展,就是着力增进世界福祉,增强人民获得感,解决社会公平正义问题,展示出中国“兼善天下”的世界观和促进世界各国共同发展的勇气和决心。

(作者单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国际问题研究》2018年第6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陈茜/摘)

(作者为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国家一带一路数据分析与决策支持北京市重点实验室”主任、教授、博导)

作者简介

①习近平:《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的演讲》,新华网,2017年1月19日。

姓名:郑保国 工作单位: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