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7. com青川来信:你的笑容,我的欣慰-浙江科技学院

孟春的天气冷暖适宜,淡淡的阳光里,青山脚下,农田边上,木鱼中学的板房校园依然那么好看。
这是第二次来木鱼中学了。和木鱼中学领导商谈心理健康宣传周事宜以及布置心理辅导室,是此次木鱼中学之行的主要任务。上午谈完了活动细节,小潘老师去进一步修改方案。我和她讨论了一会,就到校园里走走看看。课间操的时间到了,音乐响起,全校的学生都聚集到不大的操场上。我就站在边上看蹦蹦跳跳的学生们做体操,感觉又像回到了少年学生时光。
突然,人群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橘红色上衣,黑色的运动长裤,齐耳的短发,稍稍黑里泛红的面庞,笑起来脸上有两个甜甜小酒窝的小女孩。她就是我上次到木鱼中学进行现场咨询时接访的一个初三女生。当时,她心事重重,心情沉郁,目光低垂,说话吞吞吐吐。问及要咨询的问题,她谈到了地震中自己受伤,妹妹逝去,对妹妹的思念缠绕着她,上课有时走神,学习状态也不如从前,本来非常出色的成绩出现了滑坡,从班级第一、二名掉到了第四名——在她看来是不能接受的。因为时间问题,以及征求了她的意见,我决定不过多谈论逝去的妹妹,而是主要就学习问题进行了讨论,并给与她一些指导和鼓励。咨询结束,当她带着笑容离开的时候,我的心里却生出些许牵挂,因为我知道,逝去的妹妹是她的心痛所在,哀伤没有经过很好的处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从心底涌出使她痛苦。
今天,当我的目光看到她时,她也看到了我。目光汇聚的一刹那,我们都会心的笑了。隔着重重的人群,看着她随着音乐做操,脸上流露出开心的笑容,我长舒了一口气,感觉上次现场咨询留下的那丝牵挂可以放松了。
我举起手,做了个表示胜利的“V”形手势,晃了晃。就在这时她看到我的手势,脸上便荡漾着像花儿一样的笑容,新鲜亮丽而又灿烂!这让我由衷感到了无比的欣慰。
社科部 郭峰

(本节以老师的视角进行叙述)

每个大学生都有一个支教的梦想,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为这个梦想努力过。能真正深入山区开展支教活动对一个大学生来说,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考验,更是精神上的一个跨越和提升。非常幸运,在自己的坚持和努力下,我在今年暑假加入中国矿业大学梦启支教团,并跟随这个有爱有责任的组织来到四川省青川县木鱼中学展开为期15天的支教生活。在木鱼,我们和孩子们亦师亦友,共同进步;在木鱼,我们与队员们互相照顾,共叙友谊;在木鱼,我们与社会各界一起为山区孩子编织一个温馨的梦。助他们成长,为他们圆梦。2014——支教圆梦元年,也是我人生路上的一个转折点。

中考的时候他以不错的成绩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和实验班的差距仅差不到一分的六个名次,在所在的班级排名第一,甚至落了第二名十多分。

第一次见到木鱼中学,感觉像是来到了自己的母校。虽然是空荡荡的校园,但我的脑海里浮现的却是教室里书声琅琅,操场上满是欢声笑语的场面。离别多年回到初中校园,心中难免会有些许忧伤,但忧伤只占小小的一部分,心中更多的感受是无穷的动力和对未来两周支教生活的期待,我期待着在这里奉献青春,在这里挥洒汗水,在这里留下我努力过的痕迹。

5197. com,他是我班上的学生,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他。

现在,支教生活已经过去快一周了,还记得第一次上课时自己内心的激动与不安,还记得团辅活动开展时学生们脸上纯真的笑容,还记得每天晚上和队友一起备课时的开心时光……

开学之前的班会里我粗略地扫过每一张少年少女的脸,他们的脸上难掩兴奋和激动——因为他们考上了这个地方教学质量最好,升学率最高的高中校园。

一切的一切,正在发生也正在远去,我能做的,唯有珍惜当下,努力付出,用有限的时间为孩子带去尽可能多的帮助。

开学以后,我习惯性地和班里的每一个人进行谈话。轮到他的时候,我看到他白白净净的脸上带着有些羞涩的笑容,轻声说了句“老师”,迈着有些局促的步伐走了过来,当时心中的好感就蹭的上涨,心想这一定是个听话的乖孩子。

梦启2014,一段注定植入我脑海深处的美好回忆。

可是此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个会羞涩着喊着“老师”的,看起来清秀乖巧的男孩,在几年以后便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目光冷漠而又警惕,举手投足间满是离经叛道的疯狂的人……

“同学,你是叫柳青木吧?”

“嗯。”虽然羞涩,却不闪不避地直视我的眼睛。

“你的成绩好像是咱们班最好的。”我低下头,莫名其妙地不适应他的注视。

目光中撇到了他有些自豪的笑,听到又一声轻轻的“嗯”。

我笑了出来,带着“不过是个孩子”的想法抬起头,看到的却是双和想象中不同的眼睛。

羞涩好似退去,那眼里只剩下无神的空洞和似有似无的看着蝼蚁的轻蔑。

晃神间我又看到了他脸上的笑,尽管嘴角挑起,但也只是生硬地挑起,面上毫无一丝笑意。

我眨了眨眼,他的笑容竟又变得羞涩天真。

看错了,一定是看错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知道我并没有看错。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开始接近了崩坏与堕落的边缘。

伴随着读书声在时间中荡起的波纹,班里的学生们已经熟悉了彼此。

他们也在此时,迎来了第一次的月考。

在这期间,我特别注意了他一段时间,不过发现他相比较其他人只是更喜欢高调,出风头而已。

高中的孩子这样并不稀奇,几乎在我带的每个班里都有这种人。

后来当我看到他的成绩,有些意外,不过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一开始优秀的孩子,很有可能因为心气高傲而在前两次的考试中失利。不过这并不是坏事,他们自己的反省加上老师的引导,可以让他们比开始更加优秀。

于是,我开始找他谈话,期望引导他的进一步自我升华。

晚自习之前的课间,我把他叫到了办公室。他走进来时,还是带着和上次一样的羞涩笑容,但是我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丝因为成绩低下而产生的羞愧。

(未完待续)